字节向左,Meta向右,国内外大厂VR布局殊途不同归

10-15 科技

同是一年一度的产品发布大会,国内VR公司字节跳动旗下PICO和国外VR公司Meta选择了不同的路线:PICO选择To C,强调性价比,4代新品与3代价格持平。Meta则选择了To B,产品价格比上一代上涨近5倍,并拉来微软一起布局办公领域。

10月12日的Meta年度大会上,Meta创始人扎克伯格说,VR就是下一代PC。这也是其VR设备销量过千万台后瞄准的另一个方向。中国未来研究会元宇宙与未来产业分会常务副会长、元透社创始人杜红超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,To B更容易聚焦,会带来立竿见影的收入。去年一年,Meta公司VR所在的元宇宙部门亏损百亿美元,对于Meta而言,To B或是一条投入产出比更高的新道路。

Meta瞄准办公领域

去年10月,扎克伯格在Connect大会上宣布把Facebook改名Meta后,Connect大会成为Meta最受关注的大会。今年最引人关注的,莫过于Meta的VR新品Quess Pro,这款设备也果然不负众望,售价就让外界震撼:1499.99美元,折合人民币10747元。

Meta新品主要面向企业办公人群。扎克伯格解释说,“为了让虚拟现实真正发挥其潜力,我们需要达到这样的程度——每年购买新PC的2亿人,能在虚拟世界里更好地完成部分甚至全部的工作。”

微软CEO纳德拉也为扎克伯格站台,和Meta建立合作。他提到,微软旗下的Teams、Office、Windows以及Xbox云游戏将全部引入Meta的VR头显。并表示,要将许多生产力工具的强大功能汇集到VR设备中。

杜红超对于Meta的做法并不意外,他告诉记者,去年扎克伯格就提到过VR在办公领域的想法,今年只是更落地了。在发布现场,Meta公布了与埃森哲的合作,埃森哲全球有70万员工,已经购买了6万台VR头显,并宣布要招聘15万名元宇宙员工。杜红超认为,这些既是Meta的前端收入,也能为其未来生态合作奠定基础。

售价1万多元的VR新设备,芯片、镜片等性能都有较大提升。杜红超告诉记者,上一代VR产品用的芯片比较普通,很难提供更加丰富的应用场景。这次是定制版本,成本提高的同时,也更加个性化。这种突破会是VR市场前景新的探索,同时也是新的冒险。“上一代VR产品已经进入了同质化竞争的死胡同。人们不认为VR头显可以通信,也不认为办公是重要功能。现在Meta迈出了重要一步。”杜红超说。

字节重心To C

与Meta转向To B不同,字节跳动目前的VR重心仍是To C。9月底PICO在青岛举办的时长1个小时的发布会上,有一大半时间都在介绍PICO第四代新品的高性价比。“相信PICO 4销量会突破100万台。”PICO 总裁周宏伟告诉记者。

为了促进销量,PICO采取了低价的策略。清晰度更高,重量更轻的PICO 4的价格与3代产品价格持平。一位PICO用户告诉记者,他计划把PICO 3卖了换成PICO 4。一位VR硬件创业公司员工也告诉记者,PICO新品让同行感到很绝望,价格和性能根本没法打。

PICO侧重的内容场景仍是娱乐领域,包括直播、游戏、视频、影视等。与传统娱乐内容不同,VR内容需要更高清的画质,但这些目前都很欠缺。5G+超高清应用技术平台4K花园执行总裁李泓冰告诉记者,VR第一阶段仍是以娱乐化场景为主,国外娱乐内容已经相对成熟,但国内欠缺的非常厉害,需要补课。“国内制作机构目前还没有把VR生产放在第一位,因为卖不出去。这是很现实的问题。并且也没有很好的VR制作工具。大家都知道地里有金子,但没有铲子,挖不出来。”

据Meta负责元宇宙业务的负责人安德鲁·博斯沃思介绍,过去一年时间里,Quest商店三分之一的App实现了百万美元营收,其中55款App实现了500万美元营收(是一年前的两倍),33款App实现了1000万美元营收(是一年前的两倍)。而国内VR的内容生态目前还在搭建中,PICO副总裁任利锋公布了一系列即将推出的VR新内容,包括互动版《三体》等,还有160部3D电影,230款娱乐应用,但这些都需要花时间制作。他也承认,PICO 4的内容还不够丰富。

Meta已经在VR领域重金投入了5年之久,字节跳动去年刚收购PICO,投入力度仍有差距。二者硬件销量差距也比较大。Counterpoint Research报告显示,截至2022年第二季度,Meta AR/VR设备全球市场份额达66%,市场优势地位明显。PICO紧随其后,市场份额为11%。

发力To C的同时,PICO也没有放弃To B业务。PICO今年也发布了企业级产品PICO 4 Enterprise。周宏伟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,PICO之前能够在国内VR寒冬中活下来,依靠的就是To B业务。目前PICO有3000多个企业客户,覆盖K12教育、职业培训、医疗辅助等多个行业。

大厂加紧布局VR

除字节和Meta之外,越来越多国内外大厂加入VR争夺战中。联想集团、创维集团今年已经发布VR新品,索尼PS VR2预计于2023年初发布,苹果多次传出发布VR、AR设备的传闻,Adobe将推出一套在线VR设计工具。国内腾讯、百度、网易等互联网在VR领域也各有动作。

布局VR的不仅是互联网大厂。李泓冰告诉记者,他们一些合作伙伴,比如移动、联通、电信三大通信运营商,中央及地方电视台,今年都加快了VR的布局。4K花园去年开始研发VR产品,今年11月将推出一款生产专业VR内容的工具满天星,将是国内首个支持50P的8K 3D VR多机位直播拍摄系统。这款VR工具正在内测中,一些合作伙伴比如国家大剧院,大的电视台机构已经开始测试。

“通用计算平台已经快10年没有本质变化了。展望未来5到10年,只有VR头显能挑战手机地位。”杜红超认为,这是大小公司纷纷布局VR的原因。“人们希望能出现更有想象力的智能终端产品。”

李泓冰也觉得,当下是VR行业一个关键时刻。近两年,手机作为智能终端出货量降速明显,今年手机销量仍在持续下滑中,无论是软件公司还是硬件公司,都需要押注下一代产品。

“VR生态已经逐步形成了,有望进入到规模化阶段。”他告诉记者,现在就像是智能手机早期阶段,当时黑莓、诺基亚都推出过智能手机,但市场始终不温不火。直到苹果iPhone横空出世,才真正定义了什么是智能手机。“现在的VR也未必就是最终的模样,可能也只是盲人摸象摸到了其中一块,但它的确是当下能看到的一个基础产品,也是目前和人类需求结合较好的一个产品。”李泓冰说。

本文地址:
http://www.86dhz.com/archives/678.html
分类:
标签: